这份VC分析报告,竟说资本寒冬如此短暂?

微信公众号:金融女王2017-06-29 22:55最新文库
尽管在2016年减少投资的VC基金数量是2015年的两倍,但对于填补市场空缺的企业风投(CVC)来说却完全相反:超过50%的企业风险投资人表示他们计划在2017年做更多的投资。
        仅在一年前,许多风险投资行业的人就在预测“风投的冬天即将来临”。说句公道话,本文作者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但是当我们进入2017年二月份时,VC投资市场却一片蓬勃发展:Snap已经申请了IPO,AppDynamics也被Cisco以37亿美元收购。你似乎只能在加州一月份雨雪交加后的滑雪场上才能看到冬天的痕迹。

那么,Suster,到底发生了什么?资本寒冬去哪儿了?

事实上,冬天的确来过,我也有数据可以证明。但现实却是“全球变暖”大幅度降低了资本寒冬的影响。在2017-2018年,我对创业者的融资情况持有非常积极的态度。当然不排除川普的某些行动会影响我们的好状态。

资本寒冬

首先,为了准备我们的Upfront年度VC行业状态报告, 2016年12月份我们实施了年度VC和LP调查。我们发现:2016年风险投资的削减量是2015年的两倍,超过30%的VC减少了投资。

风险投资人不仅减慢了他们投资的步伐,同时他们也清晰地指出估值在下降:被调查的76%的风险投资人认为2016年的投资估值比2015年的要低得多。

因此,风险投资人可以用更低的价格和对自己更有利的条款进行投资。总的来说,这比2015年更加有利于投资人。在过去的一年里,创业公司董事会更加严格地控制烧钱速度,推动公司走向较为务实的经营模式。大约有三分之二的风险投资人将2016年的成本削减视为一种常态——这也清晰地表明了资本寒冬的到来。

如果VC投资减少、估值降低、烧钱速度减慢,那么资本寒冬到底怎么了呢?

“全球”变暖

首先比较清楚的一点就是,来自中国、新加坡、阿联酋、沙特阿拉伯、日本以及其它地区的投资人正参与进来,填补由VC撤回产生的投资空缺。

这张对比鲜明的图表颇有画面感。中国对外直接投资(FDI,不包括房地产)于2016年迅猛发展,原因是中国投资人想在海外市场丰富自己的投资。尽管这个总对外直接投资和风险投资并不是同一个概念,但它指明了中国全球化投资趋势的到来。

尽管美国有FANG(Facebook、亚马逊/苹果、Netflix和谷歌),中国则拥有BAT(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单单一个百度就募集了32亿美元的风投基金,其中包括一支A轮基金和一支后期基金。假如你用美国的数据来对标的话——这大约相当于一家公司管理着65支美国种子基金的规模。

阿里巴巴仅在AR公司Magic Leap这一单交易上就投资了8亿美元,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在生命科学公司Verily上也投资了8亿美元。这两项投资相当于32支美国种子基金规模的总和。

WeWork从中国投资人那儿获得了6.9亿美元的投资,NextVR获得8000万美元而Meta AR也获得5000万美元。事实上,如今很多中国VC基金在追逐投资回报的同时也有将美国的创新带回中国的使命,这要另一个完整的PPT才能讲得完了。

但是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中国和新加坡独有。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PIF、阿联酋的投资公司Mubadala与日本的软银集团合作发布了一支新的价值1000亿美元的基金。伴随着油价的下跌,这些区域很明显也不得不全球化分散它们的资产,并将创新带回自己的国家。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科威特投资局在Jawbone投资了1.65亿美元,而沙特阿拉伯的PIF在Uber投资了35亿美元的原因。

全球化似乎会得以维持。当然,如果有像川普一样的存在那就不一定了。

全球“变暖”

然而“全球化”并不是唯一的趋势,变暖也举足轻重。

坦白地说,帮助推动VC市场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许多其它的资产类别并没有提供资产管理者想要的收益,尤其在银行利息持续低迷的情况下。在这份调查中,77%的有限合伙人和风险投资人认为这对于VC市场的蓬勃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

虽然2016年的风险投资已经减少,但这一空缺并不仅仅由外来投资人填补。其中一个主要的群体就是企业,他们增加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动作。当然,这样的企业有谷歌、Intel、Salesforce以及Qualcomm这类常客,但在过去的4年里,企业风险投资的总数成倍增长,从最初的61个增加至131个。

我们可以看到,通用汽车在Lyft投资了5亿美元,宝马启动了一支价值5.3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Comcast/NBCU在BuzzFeed上投资了2亿美元,甚至儿童教育电视节目《芝麻街》如今也拥有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

尽管在2016年减少投资的VC基金数量是2015年的两倍,但对于填补市场空缺的企业风投(CVC)来说却完全相反:超过50%的企业风险投资人表示他们计划在2017年做更多的投资。

在过去的18个月,大企业不仅促进了风险投资的增多,他们也加快了巨额并购交易的步伐,而且这一举动往往不是来自大型科技企业,比如联合利华用10亿美元收购男性护理品按月定购服务商DollarShaveClub,沃尔玛用30亿美元收购电商平台Jet。我们都知道企业并购会招来更多的风险投资。

虽然企业并购的故事被大量报道,但也许只有很少人知道投资VC公司的有限合伙人们在过去四年里也获得了更多的投资资金。可以说,他们获得的资金比用于投资VC公司的资金数量要多得多。故而下表展示的内容是最令我感到意外的。

有限合伙人以一种分散化的方式将用于分配的资金再投资到新的资产项目中,但当风险投资比其它资产类别回报率更高时,风险投资人不仅能够更容易地募资,同时还能在所有资产类别中占更大的份额。不出意外,基金数量和募资规模也因此翻了一番。

尽管本文作者发现想要为现任美国总统说些好话颇有难度,但他采取的一项决定可能有益于美国科技领域——为国外资本的遣返提供一段免税期。许多科技公司在海外拥有大量的利润,但想把这些钱调回美国必须额外交税,所以公司只能选择让钱滞留海外。我们估计前五大美国科技公司有超过5000亿美元的现金留在国外,如果这些现金被调回美国,就可能带来研发支出、并购交易以及风险投资的增长。

如果要概括未来两年VC融资的状况以及为什么对于在美国创业的人来说2017-2018年是绝佳的好机会,以下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尽管VC基金募资和科技创业公司融资的势头会保持强劲,但投资和收益并不是一回事儿。如果行业过度融资,我怀疑这会对创业公司和VC造成不良影响,进而降低整体回报率。但这在商业世界是正常的,我们称之为“经济周期”。

(本文作者Mark Suster是投资机构Upfront Ventures的合伙人,他将自己创办的两家公司卖给了Salesforce,并成功从创业者转型为VC。)

*本文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金融女王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