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问题:不在于GDP的增长多少,而在于这两点不够好

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周夫荣 王博2017-06-30 12:14法律法规
对于未来经济增速的预判,傅成玉认为,这个问题不是很重要。中国的问题不在GDP的增长多少,在于质量和效益不好。

“我觉得你们讨论这些问题好像没多大意思,为什么?中国的问题不在GDP的增长多少,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不好,你要说中国7%,一定能达到,(可是)有意义吗?”对于中国经济未来走向,在达沃斯“中国经济展望”分论坛上,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傅成玉认为,中国的结构调整远远没到位,特别是制造业的发展。

他还表示,中国的改革是非常成功的,但走着走着又“迷糊”了,有些领域甚至停滞和倒退。他认为,国企改革,不能再就改革谈改革了。

傅成玉说,改革的目标,对于企业而言是要提高企业的国际竞争能力,对于国家来说是要提高国家的竞争力。我国的改革要有利于制度优势发挥,把不好的地方限制在一定范围内。改革如果脱离国家意志,往往找不清方向。

“改革需要两个层次:国家的改革,企业的改革,没有国家体制机制的改革,国企的改革改不动。目前,企业自身权利能做的已经做了,再想往前走,国家得放权,政府层面要深化。这些年,政府做的见效比较好的是简政放权。但其中也有问题,一部分放权,地方政府接不住;还有一部分,地方政府接不住,也没放出去。政府的组织机构和管理职能已经不适应未来中国发展需要。”傅成玉具体分析称,现在的体制机制,是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前的体制机制,不适应现在的发展。我们的体制机制是为传统经济服务的,要服务新经济,必须从根本上转变职能;政府职能不调整,体制机制也很难调整。

傅成玉表示,政府要改两块:一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主体作用;二是在放权中加强事前事后的服务。“只有政府调整到位,企业才能到位。”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前IMF副总裁朱民也探讨了什么样的改革措施可以激发中国经济的最大红利?即市场作用和激励机制。他强调了“公平”二字。

经济改革的基础是更多的发挥市场的作用、更多的发挥激励机制,把人的积极性广泛的调动起来,这是一个最根本的方向和基础。改革开放30年,所有的东西归总起来,就是一个市场机制,充分竞争,发挥人的积极性,所以下一步改革还是要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往前走。“我们现在面临第四次工业革命,面临人工智能,政府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动员大家创业、创新,我觉得这个很重要。但是也要走市场化的道路,让市场来调节。不是说我们制定一个产业规划,大家朝那个方向走,而是说市场放开了大家积极努力保护知识产权,适当的财政政策的支持,公平进入、监管透明这个很重要。”朱民说。

“我们靠的是服务业的增长,这是经过结构调整实现的好的趋势。我们不能引导外界向着数字去看。”傅成玉说,国际贸易没有根本改善,几乎是在一点点增长。但是,中国的内在结构调整在发挥作用,还是得加大内部结构的改革调整。经济增速从10%到6.5%时,已经基本符合中国现实了,说明中国经济发展质量在回升,速度没有改变多少。经济实现有质量的发展表现在:

一,服务提升;

二,就业战略,就业是推动中国经济平稳发展的一个根儿。经济下滑,就业在往上走,这是好现象;

三,新产业新动能在转变,势头非常好;

四,万元GDP能耗在下降,我赞同经济不会往下走了,会往上走,但希望不会走的太快,希望把质量基础打好。

朱民认为,中国的整体经济形势向好。

第一,从国际上来看,中美关系开始缓和,中美经贸关系对中国影响很大。美国每个新政府上台的时候,对中国都有摩擦,大约要18个月,美国特朗普总统上台之后对中国的冲击更大,但是,结束也快,大约6个月,双方就走向合作。当然,特朗普的重点是他的不确定性很大,我们不能太乐观,但是,从现在来看发展还是很快走上好的轨道。

第二,全球经济今年也有望走到高一点,如美国经济、中国经济,新经济国家,包括俄罗斯、巴西、印度,经济增长都会不错,欧洲的经济稳住了,全球的贸易就开始恢复,这对中国是有利的。所以来看中国今年前六个月的数据,出口增长还是很强。

第三,中国经济现在发生深刻的结构性变化,从前6个月数据来看,消费贡献增长的比重大大提高;就业形式很好,因为创业的浪潮起来了;投资还是稳健和强劲,投资的稳健有出口的恢复,有消费的强劲,所以中国经济就开始稳住了。明年还有一个有利因素,“一带一路”作为中国的重大战略有了很大的改变,不再是简单的产能出口,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融资和投资,而是一个金融的全面开放,在“一带一路”这么大的实验区建立金融网络,建立政策的沟通和交流,未来的投资和商贸会得到快速的提高。未来十八个月经济增长的基数还是好的。

朱民称,简政放权是两个概念,一个是中央的权,一个是地方政府的权,中央政府的简政放权非常厉害,是一千项一千项规模的减,从财税监管、企业进入都减了很多,但中国很多具体的业务在地方的权并没有落实。

中央放了以后,地方放不放是一个很大的事,所以现在很多人还有抱怨,简政放权还是不够。“昨天上午在和国际工商界内部交流的时候,李克强总理讲了很有意思的事情,他说我们现在讲简政放权要讲什么概念呢?我们现在讲结果,通关的速度太慢,我们贸易是开放了,但我们过海关的速度太慢,我们现在提出一个目标,能不能在近期把通关的速度达到欧美国家的水平,这样的话我们就不但是把政减了放了,而且确实把效率落实下去了,我觉得这个就很好。”


*本文作者周夫荣 王博,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