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

华夏幸福债务劫

很多时候,蜜月与冷战,只在一线之间。然而,究竟是谁拖累了谁,并不那么简单,这或许是一次充满问号的联姻。

编者按:高杠杆和高负债,曾经是房企迅速膨胀的法宝,如今,成为了捅破气球的凶器。

“三条红线”后,一些高杠杆房企,为了符合监管要求,不得不承受巨大还债压力,其中,又以持有大量非住宅地产的房企为甚。

他们或是持有大量商业地产,或是打造文旅项目,或是押宝产业园区,降杠杆的任务对他们来说更加艰辛。这些曾经的明星房企,能否化险为夷、穿越周期,《棱镜》将通过“房企钱困”系列,看其何去何从。

是为本系列第一篇,关于华夏幸福。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才六年,就河了西了。”李刚是一名在华夏幸福呆了七年多的“老”员工,回想起2016年公司在海南的年会,他对“海鲜成山、啤酒成海”的盛况依然回味,但现在,“年底能拿到全额薪水,已经谢天谢地,年终奖根本不敢奢望”。

节后,华夏幸福债务问题仍在继续。2月26日,华夏幸福(600340.SH)公告表示,公司下属子公司新增逾期债务本息合计58.17亿元,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境外债券等债务形式,截至目前,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110.54亿元。

华夏幸福掌门人王文学正在弃车保帅、全力变现还债。2月28日,其作为实控人持有的另一家上市公司维信诺(002387.SZ)公告,公司大股东将转让自己所持有的维信诺11.7%股份,交易对手为国资背景。按照最新股价,该部分股权约能套现16亿元,完成后,王文学将交出维信诺实控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