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方

为什么中国没有自己的可口可乐

可口可乐的第一张王牌就是构建直插本土品牌腹地的渠道,这其中包括一套可口可乐专门为中国区域经销商设计的系统:101渠道管理

1983年过去了,但很多人怀念它。

这一年的上海,第一辆桑塔纳组装下线,国家经济支柱汽车行业即将步入正轨。

在北京,中国人民迎来了第一届春晚,不同的是这届春晚不仅标志了中国经济的起步,也满足了人民的精神需求,成为了国人的记忆,这个记忆真诚且红火。

今天能够支撑春晚的除了流量小生,就是抖音快手。而中国人的第一届春晚,陪伴全程的是北冰洋,这个国宴指定饮品头衔与百姓饮品集一身的IP。

两年之后,中国正式放弃了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转轨,北冰洋迎来了高光时刻。这一年北京市食品厂重新改制成立了北京市北冰洋食品公司,接下来的三年,拉来2800万元投资的北冰洋购置了价值数千万的设备,1毛钱的北冰洋实现了利润1300万元,总产值超过1亿元。

由于玻璃瓶装运输的限制,零售价0.1元(80年代初)的北冰洋汽水一度只出现在了北京的大街小巷。同样,重庆天府可乐、崂山汽水、武汉饮料二厂等八个国产汽水厂在所属地大放异彩,承包了80年代属于中国人的夏天

击沉北冰洋

改革开放之下,部队转业之风盛行,而首选地就是北冰洋这样的公司,良好的营收足以让身边亲朋战友艳羡不已,也足以展现组织的诚意。

30岁的叶青,从军人成为了工厂科员。脱离集体的这天是1978年的初春,他蹬着二八大杠就来到了北京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