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区房

在上海买下一套学区房,一切才刚开始

上海正式实施中小学“公民同招”以来,学区房经历快速上涨,最狂热的时候,一套破旧的“老公房”单价直逼汤臣一品。

房价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涨起来的。张琳最初想买一套两百万到三百万的房子,后来预算提高到四百万,对房子的要求也降低到“够我们一家三口住就行”。还有不少家长买的房子,连蹲坑也没有,用公共厕所,家里的木质楼梯踩上去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动,“都快成历史保护建筑了”。

2020年到2021年,上海正式实施中小学“公民同招”以来,学区房经历快速上涨,最狂热的时候,一套破旧的“老公房”单价直逼汤臣一品。到了情况无法改变的时候,一些家长开始寻求精神上的安慰。他们更愿意聊一些网络上的故事,比如一群码农用力“鸡娃”,孩子们成绩提升,活生生把一所普通学校“鸡”成了区重点。

时间就是一切

张琳在等待最后的角力。时间就在2021年3月8日,这是她与学区房房主在定金合同里约定网签的最后期限。一个月前的1月28日,在买卖双方一次貌似友好的谈判之后,张琳和房主都沉默下来,彼此心里清楚,在金钱面前,沟通已经无济于事,他们都在等待对方率先违约。

事情是这样的,去年12月,上海本地人张琳跑遍徐汇普陀静安各区,看过二十多套房子之后,决定买下闸北实验小学附近的一套学区房。房子40平米,建于1982年,单价八万六——学区房价格和附近学校的教育水平呈正比,闸北实验小学位于静安区第一梯队。签完定金合同那天,她觉得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任它再涨再跌也跟我没关系了”。

从去年10月起,上海学区房价格进入快速上涨通道。根据平米研究院公布的数据,2020年上海优质双学区,九年一贯制学区房,涨幅已超20%,不久前,一套位于梅园二街坊的37平米学区房标价748万,单价近二十万,直逼两公里外的汤臣一品。不止一位家长将买学区房比喻成“买白菜”——纠结犹豫的时间与价格完全不呈正比——虽然张琳在买房前已经看了不少